执宰大明

第十八章 心存忌惮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小黑醉酒 本章:第十八章 心存忌惮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被陈伯昭送到外婆家的时候,陈凝凝就已经意识到了李云天的处境变得不妙,不由得为他感到担心。

    后来,她听说李云天在白水镇上的事情,知道他是一个好官,对李云天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凝凝越来越发不安,脑海中满是李云天的影子,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了这位年轻的县太爷。

    她知道朝廷处置李云天的文书就要被送达九江府,也知道随着白水镇重建任务的完成李云天就要回县衙,而一旦李云天回了县衙,两人可能永无再见之日。

    陈凝凝实在无法压抑去见李云天一面的念头,故而趁着大雪结束,乘船急匆匆地赶来了白水镇,不成想在码头上正好遇见了陷入沉思中的李云天。

    李云天这首情深意重的《木兰词》使得陈凝凝原本就涌动着无限涟漪心海掀起了惊涛巨浪,她没有想到李云天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

    作为事件的始作俑者,李云天本没想到他信手拈来的一首词会给陈凝凝带来如此大的困扰,领着罗鸣去了白水镇巡检司。

    巡检司的军士正在大校场里出,一个个生龙活虎,孔武有力,巡检司现在的伙食得到了质的飞跃,每天都能吃到荤菜,这些日子进来的军士无不吃胖了,故而练起来也更加有劲头。

    “县尊大人。”见到李云天,军士们纷纷停下来向他行礼。

    李云天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继续练,抬步走向了赵华的公房。

    “姐夫,你就把伙房的事情交给我做吧,何必便宜了外人。”刚到门口,他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告诉你,你别打伙房的主意,如果军士们吃不好的话县尊大人可饶不了我。”赵华的声音随后传了出来。

    “姐夫,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呀,我听说姓李的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还怕他做什么?”先前说话的男人顿时不屑地说道,接着语锋一转,笑嘻嘻地问,“姐夫,我听我姐说姓李的给了你两千两银子当巡检司的饷银,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

    啪,男人的话还没说完,房间里就响起了一个脆响,随即传来赵华的低吼,“混蛋,县尊大人的名讳岂是你能乱叫的!”

    李云天闻言微微一笑,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由于张有德没有把剩下的一千两银子拨给巡检司,再加上他处境堪忧,所以赵华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对巡检司的前途态度悲观。

    为了使得赵华安心做事,李云天于是把上次纳妾时收受的那两千多两礼金交给了赵华,这样一来的话,赵华至少能按照他的要求经营两年。

    即使他真的走了霉运被朝廷责罚,调离了湖口县,那么能为湖口县培养一批壮的巡检司军士,他也算是对得起湖口县的百姓了。

    当然了,李云天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把钱交给赵华,他不仅让赵华写了收条,入了巡检司的账簿,而且还让赵华写下了水匪来白水镇时其贻误战机一事,作为把柄握在他的手里。

    赵华知道李云天把白水镇遭遇水匪的责任全部扛了下来,并没有牵连到他,因此自然不敢违逆,老老实实地按照李云天的意思把当晚的情况写了下来,签字画押。

    李云天告诉赵华,如果赵华规规矩矩地把那两千多两银子用在巡检司的正常日常用度上,那么两年后他把这张纸还给他。

    如果他胆敢从中贪墨,那么这张纸足以置他于死敌,要知道永乐帝可是最痛恨在战场上临阵脱逃的行为,而李云天在京城有不少年谊,足以把这件事情捅到永乐帝的面前,届时可就没人能救得了他。

    在李云天的连唬带吓下,赵华被他吃得死死的,赵华可不想因为这些银子掉了脑袋,故而不敢打银子的主意,别说银子了,连伙房都不让小舅子碰,生怕出了乱子。

    “张巡检,这是怎么了?”李云天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一个二十多岁、流里流气的瘦高个青年龇牙咧嘴地捂着脸颊坐在地上,于是故作不知地望向了面色铁青的赵华。

    “这是卑职的小舅子,赌钱输了又来向卑职要,被卑职给教训了,让大人见笑了。”赵华没有想到李云天会过来,连忙迎了上去,躬身说道。

    “还不快滚,在这里丢人现眼!”随后,他冲着瘦高个青年一瞪眼。

    瘦高个青年脸色吓得发白,他也没有料到李云天会出现,如果听见刚才他的话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连忙爬起来向李云天点头哈腰了一番,逃也似地离开了。

    “大人此来有何吩咐?”赵华给李云天到了一杯热水,满脸堆笑地问道,他现在是彻底怕了这个年轻的县太爷。

    “张巡检,本官想知道,那天晚上尊夫人带人拦住本官,是谁出的主意?”李云天喝了一口热水,开口问道。

    赵华微微一怔,显得颇为意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云天竟然会问这件事情。

    “你大可放心,本官并不会为难他。”见赵华一副犹豫的模样,李云天知道自己猜得没错,果然有人在幕后指点他。

    “实不相瞒,给在下出这个主意的人是讼师杨云贵。”赵华权衡了一番,还是如实地告诉了李云天,他现在相信李云天的为人,绝对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小人,否则的话他早就被当成替罪羊了。

    “讼师杨云贵?”李云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不过既然能当上讼师,想必也是个读书人。

    随即他就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刘波先前递给他的那张条理清晰、字迹工整的状子。

    讼师的出现有着其特殊,由于古代的百姓绝大多数都没有上过学堂,目不识丁,故而他们打官司的时候要请人代写状子。

    久而久之就出现了讼师这个行当,由于讼师在读书人眼中是一个贱业,又不被官府所承认,所以很少有读书人会干这一行,这就使得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非常少。

    因此刘波的状子说不定就是出自杨云贵的手笔,可惜当时没有问刘波状子的出处。

    其实,讼师并不像外界想得那么风光,能在大堂之上以三寸不烂之舌智斗审案的官员,毕竟审案是主审官的事情,岂会让外人来手?

    按照大明律例,讼师只能代写状子或者文书,无法出堂代理诉讼,他们的作用主要是给上告人在幕后出谋划策,提供律法上的支持。

    “来往不往非礼也!”对于杨云贵,李云天不由得有些感兴趣,他觉得此人有着几分才华,否则当不上讼师。

    既然杨云贵暗中“算计”他,那么他要是不杨云贵一点儿“颜色”看看的话,杨云贵可能还以为自己这个县尊好欺负。

    第二天上午,李云天领着绿萼和罗鸣等人启程回湖口县县城,赵华、张有财和陈伯昭等镇上的头面人物悉数来送。

    虽然李云天快要倒霉了,但他毕竟还是湖口县的知县,大家面子上的礼仪还是要做周全的,万一怠慢了李云天的话保不准会惹出什么麻烦,有一句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相比张有财和陈伯昭这些敷衍了事的乡绅商贾来说,白水镇上的百姓则要淳朴许多,得知李云天要走后镇上是万人空巷,都来镇口给他送行,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虽然李云天在白水镇时日尚短,可是在救灾中勤勤恳恳,一心为民,使得灾民们迅速得到了安置,大家可都看得清清楚楚,心里都有一杆秤,知道他是一个好官,故而前来相送。

    “大人,这是镇上的灾民凑钱买的一坛酒,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代表了我们一份心意,请您务必收下。”等李云天与赵华等人告别后,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双手捧着一坛当地有名的白酒“鄱阳醉”跪在了他的面前,高声说道。

    “老人家,你们的好意本官收下了,以后如果有难处尽可来县衙找本官。”李云天没有推脱,让一旁的罗鸣接过那坛白酒,笑着扶起了那位老者。

    “各位,后会有期。”随后,他向周围的人拱了一下手,向现场的人告别。

    “祝大人一路顺风。”赵华等人纷纷向李云天拱手行礼。

    “送大人。”送酒的老者则双膝一屈跪了下来,高声说道。

    在老者的带领下,四周的百姓呼啦一下跪了一地,这是他们对李云天所能表达的最高敬意。

    李云天环视了一眼现场跪着的百姓们,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欣慰,其实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尽了职责而已。

    “等一等!”就在李云天准备登上马车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娇喝声。

    不仅李云天,四周的人闻言纷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披着红色大氅的女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娇喘吁吁,看样子是一路跑过来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执宰大明》,方便以后阅读执宰大明第十八章 心存忌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执宰大明第十八章 心存忌惮并对执宰大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