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时明月宋时关

第二百三十七章 算计终成空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江左辰 本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算计终成空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唐时明月宋时关正文卷第二百三十七章算计终成空润州城,刺史府。

    这是刺史殷正雄的府邸,占地数十倾,成南北走向,五进五出,楼台建筑成群,门墙高丈,防守严密。

    在府邸大门上有一块镀着黄铜的匾额,“殷府”两个字赫然夺目,数十颗拳头大的铜钉镶嵌在门面上,在晨阳照射下闪着亮光,门庭前两座石狮的盘踞,烘托得格外气宇不凡。

    次日清晨,丁殷就带伤来到了殷府内,面见自己的亲舅舅殷正雄,来诉苦求助,痛陈那苏宸如何嚣张,目中无人,仗着搭上了几个女人关系,有知府、徐家、周家的女子庇护,把他给打成重伤。

    殷正雄看到丁殷包扎的如此严重,几乎被担架抬下来的,顿时大怒起来:“好个苏宸鸟人,这厮竟然敢把我殷家外甥打成这般程度,目无王法,看我不派人把他抓入军中大牢惩治一番,即便是彭泽良那个知府,也无权干涉。”

    “多谢舅舅为我做主啊!”丁殷痛哭流涕,却完全都是装出来的,今日故意包扎成如此惨状,就是要刺激殷正雄,激起怒气,下令拿人。

    “只要有我在润州做刺史,还轮不到这些低贱之人来欺负丁家!”殷正雄冷哼一声,直接下令,让亲卫过来,去召唤一名指挥使过来听令。

    丁殷闻言,心中偷乐,嘴角上浮现一抹阴毒,这下看苏宸如何能承受刺史舅舅的怒火了。

    良久后,指挥使任从明进入刺史府,抱拳道:“刺史大人,唤属下过来,有何吩咐?”

    殷正雄一脸肃穆,语气发寒道:“润州城有一乱徒,目无法纪,重伤了本刺史的外甥,至今逍遥法外,这厮仗着与那彭知府有点瓜葛,便嚣张跋扈,你带两都步兵队,围住苏家,擒拿乱徒苏宸,谁来阻拦,都不必理会!”

    “遵命!”指挥使任从明拱手行礼。

    南唐的军队制度一半取自大唐,一半结合五代时期特点,通常五人为一列,设伍长一名。

    五列为一旗,设旗正一人,副旗正两人。

    四旗为一都,有一百名士卒,如果是步兵,设都头一人,副都头两人;若是骑兵的话,设军使一人,副兵马使两人,叫法不同,但级别差不多,在副兵马使和副都头之下,还有十将、将虞候、承局和押官等职务。

    五都为一营,有校尉之职;五营为一军,设指挥使;十军为一厢,设都指挥使!

    都指挥使级别再往上,便是节度使,或将军、刺史,具体是哪一种职务统领,主要看驻军地点,军队性质,是节度镇军,还是府兵、团练兵,或出征打仗的军队了。

    殷正雄挥了挥手,让他抓紧去办。

    任从明点头,转身离开,刚走过前堂庭院,还没有到大门口时,就听到府外脚步声嘈杂,有一群人进入了殷府门内,走在最前的人,手持一道黄色丝绸卷轴,穿着一身太监服饰,高声喝道:“圣旨到,润州刺史殷正雄接旨!”

    殷正雄脸色惊愕,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圣旨下达,上一次给他颁圣旨还是五年前,从常州刺史调任到润州的时候。

    “臣殷正雄接旨!”殷正雄恭敬跪拜行礼,院内的所有人都跟着下拜。

    “敕曰:刺史殷正雄镇守润州,兢兢业业......”

    圣旨上,先是把殷正雄夸赞几句,然后提及刺史职务调动,殷正雄将从润州调往筠州担任刺史,属于平调。

    但是,润州可是南唐东门户,离着京师金陵城很近,属于上三州,而筠州则处于内陆,在洪州的西南,经济贫乏,等于下三州了。

    筠州位于江西道的山岭与江水之间,山高路远,不论是战略性,还是重要性,经济财力等都不行,对于南唐人而言,此州稍微有名一点的事,或许是初唐四杰中的“杨炯”曾在那任过县令,留过一两诗篇。

    “刺史大人,接旨谢恩吧!”传旨太监阴阳怪气地笑了笑,督促刺史接旨谢恩。

    “臣殷正雄接旨,叩谢陛下皇恩!”殷正雄尽管心中失落,甚至有些不服气,但是也不敢抗旨,毕竟这是平调做官,又不是削官为民,抄家满门,所以,还是能接受的。

    传旨太监又说道:“刺史大人,官家口谕,让你接到圣旨后,立即交出当地守备府兵、团练军的兵符,明日便离开润州,赶往筠州,不得与军中将士再做交流,如果有任务、大事情未完,可写在信笺上交待,留给新刺史去做。”

    殷正雄脸色有些难看,这样限制他,明显朝廷对握兵的刺史调动时有戒备,担心刺史、节度使等拥兵自重,不肯轻易离开,或是要怂恿将士挽留,闹一些幺蛾子。因此,传旨太监亲自监督,背后跟了着一个营的禁军甲士,名义上护送圣旨和太监传旨,也有提防、威吓之意。

    “刺史大人,那苏宸的事......”任从明上前低声询问。

    殷正雄摆了摆手,叹口气道:“算了吧,别节外生枝了,留下一个烂摊子,谁去善后啊?”

    他明日就要离开,还有许多事要安排,比如搬家,携带家眷和财产等,已经没心思再处理小辈之间的恩怨了。

    何况抓了苏宸在军中,很快军营就不归他管控了,等他一走,彭知府和白家等,也会因为苏宸受欺负,继续对丁家下狠手,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事,所以,此时有了宁事息人的想法。

    丁殷在旁边已经隐约听到了,表情目瞪口呆,感觉到自己这次算计终成空了。

    “苏宸啊苏宸,你这厮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屡次算计,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呢!”丁殷心中咒骂,颇感到了无语,也有着无奈。

    自从一个半月前,城外踏春,白素素拿出苏以轩的诗词之后,以这个苏才子之名就落了丁殷颜面,此后,凡是遇到苏宸,就总是丁殷倒霉。

    徐府诗会如此,湘云馆如此,白家翻盘如此,江东五怪劫持还是如此,没有一次能压制住苏宸,仿佛专门克他和丁家一般。

    此刻,殷正雄转过身,目光打量了一下丁殷,叹口气道:“赶快回家,把消息告诉你爹,让他早做准备吧,明日我就离开润州,去筠州赴任了,你们丁家该如何自处,让你爹早拿主意!”

    丁殷看着舅舅一脸严肃的样子,忽然间,心中涌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他们丁家,真正的危机来临了。

    顶点


如果您喜欢,请把《唐时明月宋时关》,方便以后阅读唐时明月宋时关第二百三十七章 算计终成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唐时明月宋时关第二百三十七章 算计终成空并对唐时明月宋时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