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途

48声声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结因 本章:48声声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有些事情,如果第一次没有说出来,之后似乎就再也无法说出口。

    而谎言永远不会消失,只会像雪团越滚越大,随着日子的推进压在心头。

    徐晤明白这个道理,但勇气最盛的那一晚她因为心疼而选择了沉默,之后只能次次沉默。

    新年新岁,寒霜遮住旧一年的烟火,因为外公的离去,徐家的新年比往年清冷了一点,但又无比和平。

    因为徐盛林的“回归”。

    至少叶菁是这么以为的,只不过丈夫又将她的美梦破碎在元宵这一天。

    陈南找寻多日都不见的秦郁,却在正月十五这一天出现在徐晤家里。电视机里的晚会声嘈杂喧闹,依然挡不了屋里母女俩擂鼓喧天的心跳声。

    这注定,是一个淋满鲜血的元宵节。

    徐晤站在房间门口,看着惊慌失措的父亲、歇斯底里的母亲,还有一个已然疯魔的女人,身体里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另一种力量主导了她的身体——颤抖、飘摇、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开始破碎。

    “你怎么来了!”这是爸爸。

    “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这是妈妈。

    “徐盛林,你当初口口声声说爱我,现在是想反悔吗!”这是那个女人。

    小小的屋子成了叁个人的舞台,徐晤是这场戏唯一的观众。

    只不过演得实在糟糕,观众已经开始崩溃。

    **

    【元宵快乐,晤晤。】

    陈放移动手指,在屏幕上打下这几个字。

    发送。

    无人回应。

    【现在可以出来吗?】

    【我买了烟花,等会我们去河边放。】

    早上徐晤说好了要陪陈放一起过元宵,陈放从她答应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期待。

    虽然今年连秦郁也不陪他过年了,但好在,元宵夜的灯火有人说要和他一起看。

    烟火的热度总好过冷冰冰的饭菜。

    等了一个小时,徐晤还是没有回复,陈放想了想,拿上早就买好的烟花出了门。他们本来是约在河边见面,就在徐晤家小区后门。

    或许抬头,还能看见她家的窗户。

    陈放坐在河边,听着街上时不时传来的鞭炮声,年节的气息让他眉眼不自觉放软,忍不住抬头往沿街的居民楼看去。

    他一眼就能找到徐晤的房间是哪一扇窗户。

    徐晤在家里吗?她是在忙吗?还是在和爸爸妈妈一起过节?

    陈放一边等一边猜想。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岸边的行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穿着新衣的小朋友被爸爸妈妈带着出来玩耍,星星一样的眼睛藏在燃烧的仙女棒后面,和焰火一样闪闪发光。

    没有烦恼,单纯快乐。

    陈放看着看着就晃了神,难免想起自己的童年。

    好像也有过这样快乐的时光……吧?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和徐晤的聊天界面还停在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上。他终于从长椅上站起来,一边往身后的小区里走,一边给徐晤打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但是没听见徐晤说话,听筒里只传来了嘈杂的背景声。

    似乎是电视里在演小品,声音尖锐,混着外头的鞭炮声,陈放听不真切。

    “晤晤?”

    “嗯。”

    “你……现在能出来吗?”

    徐晤看着房门外惨淡的景象,浑身脱力倚着墙坐在地上。

    “我……不能出去了。”

    “……是有事吗?”声音突然低下去。

    “嗯。”

    “那……好吧,元宵快乐。”

    “……”

    那边突然没了声,陈放以为她在忙,正要挂电话,忽然又听见她喊了自己的名字。

    “陈放,”声音里夹着血,“对不起。”

    “……没关系。”他还以为她道歉是因为这一次的失约,心里又生起一点小小的希冀,“那明天,明天你能出来吗?”

    背景声好像更加混乱了,混着女人的嘶吼,陈放不禁有些诧异——是哪个小品会编排得这么激烈?

    “明天……”

    话还没说完,突然被玻璃的破碎声打断。

    陈放脚步一顿。

    “晤晤?”

    徐晤却根本听不见了。

    手机被她握在身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让她从地上站起来,快速地跑向门外。

    客厅里,她妈妈被那个女人拽着头发厮打。

    “杀了她!”

    脑海里有人在说话。

    “那是陈放的妈妈!”

    另一个声音说。

    陈放……陈放……

    我总算要因为欺骗你而付出代价。

    这生活如她最初所想,变得比过去的一年还要混乱污浊。飞舞的碗碟、裹着芝麻馅的汤圆……一切一切,都离开了它们该在的方位。

    哪里飞来一盏瓷碟,脑袋又被什么碰撞。

    眼前蒙了血,来自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束光亮终于熄灭。

    **

    陈放在听见徐晤突然的哭喊时就加快了脚步往她家里跑,电话还没有挂断,他听见了那头短暂沉默后爆发的哭声。

    他听清了,那不是小品,那是她妈妈在哭。

    可是为什么,他又听见了另一个女人的咒骂。

    声音还那么熟悉。

    少年的疑问随着脚下越来越高的楼层一起增长。

    直到打开那扇未被关紧的门——他突然明白了一切真相,又不敢确定。

    他看见了什么?

    他消失多日的妈妈、那个总是出入他家的男人、倒在地上的徐晤、还有抱着她崩溃大哭的陌生女人。

    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

    为什么,徐晤的额头会不断地流出血?

    陈放僵硬地走进去,根本不敢抬头去看他妈,目光直直盯着徐晤。

    屋里的各种声音也因为他的到来戛然而止。

    除了一个母亲的啜泣。

    “你是谁!”

    叶菁抱着徐晤,像母狼抱着自己受伤的幼崽,一切靠近者都被她防备在外。

    陈放僵硬地蹲下身子,伸出手想要触摸徐晤的额头,但那一处伤口被叶菁的手捂着,他根本无法碰触。

    【晤晤……】

    他张嘴想喊,却没有勇气。

    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阿、阿放……你怎么在这……”

    刚才还颐指气使的女人此刻终于慌了神,因为被儿子撞破了自己掩藏起来的秘密。

    陈放一直以为,徐伯伯是个单身的男人。

    他不知道,他的父母不仅是各自出轨,还插足了别人的家庭。

    更不知道,徐晤竟然是“徐伯伯”的女儿。

    怪不得……

    一切他曾不解的,现在全都被残酷地揭开。

    残酷到,根本不留给他反应的时间。

    **

    朦胧里,好像听见了一点动静。有人在喊陈放吗?他来了吗?

    【陈放……】

    徐晤费力地睁开眼,终于在一片猩红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真的来了。

    他怎么能来。

    “还敢带人过来?徐盛林,你女儿都被她打成这样了,你是不是男人!”

    徐晤听见了妈妈的声音。

    不是的——

    陈放和他妈不一样。

    “陈放……”

    干涩的嘴唇上下翕动,费力地喊他的名字。

    陈放的手动了动,想回应她,但喉咙里还是无法发出声音。

    “对不起……”徐晤躲进妈妈的怀里。

    她好累,累到眼睛都睁不开,也有好多好多话想对陈放说,但最后能说出口的,竟然只剩下这叁个字。

    可是陈放明白了,周围的叁个成年人也明白了。

    他们的脸色和屋外盛放的烟花一样精彩。

    砰——

    是谁在说:

    新年快乐。


如果您喜欢,请把《失途》,方便以后阅读失途48声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失途48声声并对失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