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西幻NPH)

早晨(h)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石榴 本章:早晨(h)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虽然不喜欢艾德蒙,但苏惜承认他的话很有道理。

    她体质柔弱多病,根本无法抵御来自外界的蛮力,哪怕是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也远比她来得强健。

    至于她拥有的法师的能力,虽然称得上厉害,但一时达不到顶尖的水平也无法与像艾德蒙那样武力强大的人相抗衡。

    看来还是只有自己去学一些强身健体的东西比较好。

    学什么好呢?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苏惜坐在床上很是思索了一番。

    像艾德蒙那样的刀术?听说他的佩刀和刀术都是承袭自东方的神秘高手,与她同根同源,这样学起来应该会容易一些?

    但回忆起自己与那个灰发男人种种不怎么愉快的过往,苏惜还是默默在心里搁置了这个想法。

    又或者是格洛斯特那样的剑术?

    之前他作为奴隶守卫在她身边时,苏惜曾经见过他击剑的模样。

    那是一种与东方的剑法截然不同的武技,使用的兵器也是一柄剑尖狭长的样式陌生的长剑。

    就这么在床上思来想去半天,苏惜还是决定去寻求最温柔的格洛斯特的帮助。

    他本就是兰开斯特贵族间以剑术闻名的高手,又有在军队多年的训练,实战经验丰富,一定能给出最好的指导。

    当然,在真正确定这件事之前,苏惜并没有打算和其他人说自己想要学习剑术的计划。

    晨曦垂下斑驳的光点,在高高堆砌起的书页上镀上一层漂亮的金色光辉,无数细小的尘埃飞舞其中。

    在这个极其广大的大厅内,四面八方的墙壁上都摆放着特制的书架,其上密密麻麻挤满了书籍,堆得小山一般高,几乎看不见墙面。

    每一处书架下,都靠着一架为了方便来人查阅而准备的扶梯。

    据说这里汇聚着大半个兰开斯特大陆上从古到今的有形之书,被称为智慧之海,倘若抬起头来看,视线便会陷进浩如烟海的纸书中找不到出路。

    这里不止是光明神殿里的藏书室,也是所有兰开斯特学者和诗人们心目中顶礼膜拜的圣地。

    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会在趁着晨会开始前的一点空闲,在藏书室里阅读、沉思、祈祷,但今天他的习惯被打破了。

    “你确定?”

    坐在书桌前的普兰放下笔,望向坐在高高的扶梯架上的少女。

    她赤着双足,膝盖上摆着一本厚厚的书,洁白的裙角垂落在深色的梯子上,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溜进了藏书室,特地爬到了高处找了本书边坐边看地等他。

    “嗯。”

    苏惜点头。

    她有些惴惴不安,因为她刚才向普兰提出,想要得到自由出入莫里冈的权力。

    “我的魔法已经学得挺好的了。可以保护自己了,所以……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去翡冷翠,不需要他人陪同?”

    “不行。”

    他果然如预料地那样拒绝了她,板起了脸,“离开莫里冈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你还是个孩子,缺乏保护自己的力量。”

    严厉的光神大人在情事与生活琐事上向来纵容于她,但在大事上却不容置喙。

    “可是……您不是也可以离开这里吗?既然您可以,我为什么不行?我也想像您一样。”

    “那不一样。我之所以离开莫里冈,是因为我会和异端仲裁所的人一起,前往外地追捕魔物并审判他们。”

    “我也可以。只要你教我就好。”

    “不,你不合适。”

    “又没做过,怎么知道适合不适合?至少,让我试试看。”

    她小声嘟囔着,足尖在裙下随意地踢来踢去。

    纯白的裙摆在半空中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普兰的身影就在这些涟漪里一闪一现的。

    他的表情冷硬,看起来有些吓人,沐浴在晨光中的脸色白得几与桌上的纸页同色。

    但也许是隔着远的缘故,看起来小小一个的普兰让苏惜不怎么害怕,她继续着滔滔不绝。

    “我们同样是神,可是普兰大人您平时这么忙……我却一个人留在神殿里什么没事情也不做,这样一点也不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应尽的职责。嗯……作为被供奉的神明,我觉得我也应该有自己要做的事。”

    她板起脸,挺起腰,学着普兰的神情说。

    幸好有远见,提前到了安全的地方。

    苏惜不禁在心里庆幸起自己一开始爬到了高处看书的选择,要不然都不敢这么说。

    “我不觉得你没有事情做。教你的光明魔法都学会了吗?”

    “会了。我学得很快。您不是知道的吗?”

    要不然那些被他在床上折腾得精疲力尽的日子,不都白费了吗……

    也许是想到她在学业上的精进,普兰的神色缓和了一点,“真的这么想出去?”

    “嗯。”苏惜再次用力点头,满脸希冀地看他。

    “那先下来。”

    “不,您先答应我。”

    “下来,坐在那里很危险。你可以在那里找书,但是不能在那里看书。”

    “我不怕高。”

    苏惜摇头,她是真的不怕。

    作为苏家备受宠爱的掌上明珠,幼时的她远比现在活泼好动,甚至算得上顽皮,时常爬上爬下地玩耍嬉闹,身后跟着一大群照顾看护的丫鬟小厮。

    所以爬到高处对她来说其实并不陌生。

    但他接下来的举动让她莫名慌张。

    “普兰大人,您干什么……”

    视线里,男人离开了书桌前,走到扶梯下向她张开了手臂,说:“你不怕,我怕。苏惜,下来,我想抱你。”

    雪白的衣袖中,那双曾拥抱过她一次又一次的修长而坚实的手臂滑了出来。

    他蓝色的瞳孔也蒙了一层金色的光,让人想起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亦或是一个美丽的、等待着她自投罗网的陷阱。

    是晨光太过温柔的原因吗?

    还是因为她是居高临下俯瞰他?

    普兰大人不止是眼睛,睫毛也是,头发也是……

    看起来,很柔软、很温顺。

    他很少用这样低姿态的方式祈求她……

    苏惜悄无声息地偏过头去,手指抓紧了膝盖上的书。

    烫金的书皮是冰凉的,她的心里却热得发烫。

    不行,不能下去。如果想抱,什么时候不能抱呢?

    嗯……这次一定、一点要强硬一点。

    不能被普兰大人诱惑……

    就在这犹豫的瞬间,身体却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整个人飘飘忽忽地浮起来。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就安然无恙地落在了他的怀里。

    从肩膀、胸口到腰肢,接触他的每一寸肌肤都传来属于异性的热度和力道。

    不,比他体温更烫的是他的眼神。

    普兰带着热度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和身上流连,看得她浑身酥麻,只好举起手推他:“别、别看了。不是已经在抱了嘛……”

    心慌之间,双颊也不自然地绯红一片,苏惜缩在他的怀里,目光躲闪。

    “为什么要害羞?”

    他叹息着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刚才就想抱你了。”

    “刚才?”

    “嗯,刚才你坐在光里,很美。”郑重的语气,祷告般的声线,宣布着对她的赞美。

    她心头莫名凹陷下去一小块柔软。

    ……不行,还是正事要紧。

    苏惜强迫自己收回心神,“到底……可不可以吗?”

    “可以。”

    “真的?”

    接触到她欣喜的眼神时,光神淡漠的蓝眸里少见地浮起一点促狭的笑意,“假的。”

    “小气。”

    什么嘛……又是逗她玩……

    正想从他的身上下去,就听到他接下来的一句:“等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后。”

    证明?

    怎么证明?

    他解释道:“你可以理解成,我会让你做一件事,如果成功了,那就说明你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这算是同意了吗?”

    “嗯,这算是同意了。”

    ……就知道,他会偏爱她的。

    难以抑制欢喜之情,雀跃不已的她抬头狠狠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莽撞的吻。

    普兰摸了摸唇瓣。

    濡湿的触感,满满尽是少女青涩的气息。

    怀里的苏惜眼睛亮闪闪的,像是涂了蜜糖。

    他知道那是因为阳光照射的缘故。

    但看起来就是很甜。

    甜蜜到仿佛是某种危险的禁忌……

    和诱惑。

    作为对这份诱惑的回礼,他揽住了她的腰,将嘴唇覆了上去。

    “嗯……”

    这个吻又深又长,晕晕乎乎之间,苏惜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到了扶梯上站好。

    借着梯子的优势,现在她和站在地上的普兰几乎是等高的。

    但这是什么意思?

    抱她到梯子上干什么?

    “转过去。”他说。

    苏惜愣了一瞬,迷惑中顺着他的意思转过身,背对着他。

    身后,他撩开了她的裙摆。?

    瞬间明白了他举动的意思,苏惜心头微颤,扶着身前的梯子扭来扭去,却始终逃不过那双作乱的手。

    她忍不住出声求饶:“现在不能……您的晨会都要开始了……”

    “能。我会快一点。”

    快一点?操她操地快一点?

    还是在藏书室的扶梯上?

    可不管怎么说,在都是书本和知识的地方做这种事情,也太……

    但身后的他却不紧不慢,掌心覆盖上她的臀肉,揉弄起来,另一只手伸到胸前,解开衣领处的蕾丝系带,抓住了摇晃的雪乳。

    甚至还提醒:“记得抓紧。当然,不抓梯子也可以,我会接住你。”

    “哈……那至少去……去床上啊……”

    全身的敏感带被尽情蹂躏,她被他弄得身体前倾,气喘吁吁,为了维持平衡只能抓住身前的梯子,分不出手来阻止他的动作。

    “嗯……但就是想在这里……在这里干你……”

    他答应着,手指却继续熟稔地剥开她的上衣,说话时的呼出的热气摩挲她着脆弱的耳畔,过于柔和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撒娇或者是抱怨。

    苏惜咬唇。

    今天的普兰大人,温柔得过分了。

    但也荒唐得过分了。

    从前好歹是在床上,或者避开神像,现在直接就在这种严肃的地方干起来……

    赤裸的身体后很快贴上了一具温热的躯体,硬热的巨物抵着腿心处娇嫩的花唇往深处一点点地挺进。

    “……哈……好涨……”

    苏惜深深地吸气,抓住了身前的扶梯,喘息不止。

    男人性器的尺寸和她的实在不怎么匹配,每次进入都要提前适应一会儿。

    就像现在,他慢慢地插入,哪怕有大量淫液的润滑,她依旧能感觉到穴口处龟头圆硕的形状。

    “进去了,苏惜。你把我咬得好紧……”

    他着迷般地注视着他们连接的下身。

    粉嫩的穴口吃力地吞吃着过于粗长的性器,横流的蜜液打湿了毛发和肌肤。

    她实在过于敏感了,像一颗熟透的果子,甜美芳香,轻轻一弄就满是汁水溢出。

    男人喟叹着张开手掌握住她胸前的一对奶子,大手抚弄着手下的圆白娇乳,从挺立的奶头、饱胀的乳肉到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的小腹肌肉,抚慰到了每一处。

    下身却是截然相反的粗暴,饥渴的肉棒越发用力地一下一下地操进她湿透的小穴,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不放过每一寸性器享受紧致穴肉按摩的机会。

    咕叽咕叽的水声混合着性器击打臀肉的啪啪声响起,间或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和呻吟。

    在宽广寂静的室内听起来格外响亮。

    脸上一阵发热,苏惜难堪地低下头,难怪要让她站在这里,这个高度确实很方便干她……

    而且,干得很舒服。

    从发胀的乳房、空虚的花穴、赤裸的后背,都被男人占有、触摸和抚慰,就是嘴唇……空落落的,想要被填满。

    好想和普兰大人接吻……

    “慢一点……”她小声轻哼着,“……亲我。”

    “嗯?你说什么?”

    他靠近了她的颈侧,“想要什么?”

    “亲我的……嗯哈……嘴……用舌头……”

    就这么想要他吗?

    普兰果然如她所愿地,带着难以抑制的浅笑着再次吻上她的唇。

    极致缠绵的深吻和快慰的操干中,远远地,似乎传来教堂的钟声。?这是……

    好像是……好像是晨会要开始了?

    一口气从沉湎的情欲中回过神来,她惊觉,“啊……要开始了……晨会……怎么办……哈啊……”

    “什么怎么办?”

    “就是、晨会啊……您每天都要去主持的……”

    她急得手心都冒出了汗,可身下的插弄还是没有停止,“您还说……哈……要快一点的……现在都……嗯啊……”

    “那?”

    他状似疑问地停了一下。

    下体一空,感觉到他的缓慢抽离,苏惜松了一口气。

    幸好,现在,现在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普兰大人不会迟到的……

    然而下一瞬,他就抓着她的乳房猛地一口气操进了花穴的最深处。

    “……啊!”

    苏惜尖叫一声,身体再次被巨大的力道冲击得前倾。

    男人抬手将她的身体压进怀中,毫不客气地揉搓着少女娇嫩的嫩乳,指尖捏弄着顶端充血凸起的奶头,力道比刚才还要大,“……嗯,那就快一点吧。”

    怎么又开始了……

    苏惜呜咽起来,摇晃着屁股试图让他退出去,换来的却是他越发快速的插弄和打在臀部的一个清脆巴掌。

    臀肉的震颤意外地加剧了体内抽弄的力道,男人不停进出体内的肉棒好像都随着肉波在穴内晃动了一下,干得她直抽气:“……您、呜……怎么这样……”

    他在她耳边说:“不会迟到的,我做了一个幻影代替我去参加晨会,没有人会知道的。”

    “唔……哈……可是……”

    “没有可是了,现在,我只想好好操你。”

    普兰含住她的唇细声呢喃,不许她再说话,“……苏惜,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我只想和你做一些美好的事。”

    对于后半段的事情,她其实有些记不清了。

    只记得做了几次之后她一直喊着口渴,于是被普兰抱下了梯子,然后又被放到了那张他平日里惯常用的书桌上。

    这次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一边从桌上取了杯子含了一口然后嘴对嘴地喂她喝水,一边从正面开始操弄她。

    清晨的阳光从他的身后投了进来。

    他的额角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一颗一颗的闪闪发光。

    声音也似沾了汗一般,湿淋淋的,“苏惜……你的水好多。桌上的纸都湿了。”

    “……你、你也湿了。”

    她望着他脸上的汗,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但因着这句话,小穴里的硬物却愈发涨大起来。

    晨曦似乎助长了普兰炽热的情欲。

    她的双腿被高高抬起,承受他狂乱的撞击,胸前的乳肉起伏如波涛,被吮吸得发红的乳尖沾满了男人乳白色的液体。

    那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呢?

    苏惜已经记不起来了。

    只记得起此彼伏的喘息声。

    粘腻的水声和肉体拍击声。

    书页摩擦的簌簌声响。

    地板上游移着不停晃动的深色人影。

    紧密贴合的肉体之间水液四溅。

    整个人像是融化进了阳光里。

    滚烫又潮湿。

    这真是个……漫长的早晨。

    完┊整┇文┊章:wоо⒙νip﹝wσó⒙νip﹞woo18


如果您喜欢,请把《亵渎(西幻NPH)》,方便以后阅读亵渎(西幻NPH)早晨(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亵渎(西幻NPH)早晨(h)并对亵渎(西幻NP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