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人入睡

腿张开,老公真不干你了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范晓怜 本章:腿张开,老公真不干你了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妈,这是金喜,我女朋友。”晚饭时间,韩廷牵着金喜不情不愿的手,不紧不慢地下了楼,把她介绍给林湘君认识。

    “金喜,我妈,这我爸。好了,坐下吃饭吧。”韩廷把金喜塞进椅子里坐好,窃笑着看她脸红的窘态。小狐狸害羞的样子也是那么有趣。这——算不算见家长?韩廷眉头上的疤欢快地跳了一下。

    金喜用蚊子一样的音量喊了声“叔叔阿姨”,尴尬得就像有人拿勺子正在一块一块地挖她的胃,再活活让她生吃下去。也不确定韩廷父母是否听到了她这一句,但这已经够难为她的了。

    毕竟,先是差点被他妈妈捉奸在床,又有刚才那一番咿咿啊啊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在楼下是不是听到了。这种情况下,她又怎么能厚着脸皮装没事人?

    “哦原来这孩子年纪这么小啊。”林湘君看着金喜笑了笑。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儿子喜欢的是这一款的,她一直误解他了。只不过,这孩子确定成年了?想到在卧室门外隐约听到的压抑的哭声,儿子这样折腾人家小女孩,有点不妥吧。

    “金喜是吗…你今年多大?”韩父也忍不住问了一句,怕儿子犯了什么法律不允许的错误。

    “人家还在上学,她19。”韩廷不等金喜开口,贸然替她多添了两岁。他拿了一个大盘子,把每样菜都往里填了些,放在自己和金喜面前。“我们两吃这个。这都我妈做的,我妈厨艺超好的,你尝尝。”

    “看着不像。“韩父喝了口啤酒,精确地判断着。

    “长得小。”韩廷把米饭塞进金喜手里,简单扼要地说:“吃。”

    金喜不想吃、吃不下、也得装出一个吃的样子。把嘴堵上,尽量不要使用说话的功能。这样她多少能避免一点点尬感。

    “金喜啊,上哪间学校呢?”林湘君倒给她一杯果汁放到她面前。

    “商校,是吧?”韩廷拿过果汁先喝了一口,又递到她口边:“宝贝儿,喝。”

    金喜面红耳赤地点点头,差一点儿心梗都要犯了。他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在他父母面前故意表现得跟她多好似的。

    “人家自己不会说吗?什么都让你说了。”韩父撇了一眼韩廷。

    “她小,你们左一句右一句的,给人家问不好意思了。”韩廷给金喜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边,挑了一下眉上的疤,逼着她当场吃下,笑吟吟地欣赏着她忍着羞臊和气愤的样子。再说他爸不是说他不当真吗?他要当真一把给他开开眼。

    呵,她小?小还弄出那么多动静来?韩父腹诽着,只是出于礼貌说不出口,但心里对儿子和这个所谓女朋友都是存了质疑的。

    林湘君笑笑说:“也没问什么,就是闲聊嘛。金喜,你家是哪里的?还有多久毕业?”

    金喜看韩廷这次没有替她抢答了,她回忆了一下答道:“s省,还有差不多两年毕业吧。”

    韩廷也回忆了一下,倒是与她之前跟自己说的相符。“妈,好了别问了。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还有啊,你跟金喜说说,我之前有带过别的女孩来过我们家吗?”

    “那倒是真地没有。金喜,廷廷真没带过人回来,否则,我也不会直接上楼找他好了,你多吃点,以后有时间常来玩。”林湘君直觉这女孩眼睛里心事重重的,只不过既然儿子愿意,她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她也想看看,他们到底能在一起多久。

    金喜没想到韩廷真地好意思当场说出这件事,更没想到他妈会那么认真答,又闹了个红脸。他带没带别人回家,跟她有关系吗?她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

    “妈,我26了都。”韩廷看看眼前羞答答的金喜,又想到她之前那样浪地叫他廷廷,床上床下还真是判若两人呢。他在桌下攥了攥她的膝盖。

    “那你和金喜差了7岁呢,她比你小多了。”韩父突然又冒出一句,跟韩廷的意思搭不上半点茬口。

    金喜鬼使神差地点点头表示赞同,她还想补充说明其实他俩可不是差7岁,而是差了九岁,你儿子还替我瞒了两岁呢叔叔。救救我,叔叔。我还是个不具备完全法律责任意义人呢叔叔。

    金喜的反应让林湘君有点意外。闹半天儿子仿佛才是死缠烂打的那个,金喜满脸写着想走两个字。这丫头段位这么高吗?倒是人不可貌相。

    林湘君看看韩廷,韩廷在桌下的手使劲攥了一把小膝盖,呵呵冷笑一声说道:“爸,我记得你比我妈大12岁吧?”

    韩父想说我们跟你们的情况怎么能一样,林湘君使了个眼色,韩父就吃菜喝酒,忍着没再多说什么。

    之后金喜就没再说过话,只是听着韩廷和他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他父母这次出去的事情。好像是他们出国探亲,到各个亲戚家都去走了一圈又回来的。

    金喜根本不知道这顿饭的滋味,在必然的尴尬之外,她也觉得有点儿怪。韩廷跟他妈妈的关系显然要比他的父子关系好太多。

    这家这俩男的,说话总是呛着的。要说不是亲父子吧,倒也不会。韩廷的脸遗传了他爸爸面部轮廓五官的大部分地区,一看就是父子俩,DnA鉴定的钱都可以直接省下了。也不知道他俩为什么关系会这么别扭。

    “嫌老公老?”韩廷还在计较金喜饭桌上不知趣的叛变行为,吃完饭领她上了楼,就把她怼在卧室的墙上问她。

    “那你爸说得也是事实。不是你老不老的问题,你确实比我大十岁。”金喜一脸无辜地回答。

    “放屁!不是九岁吗?哪来的十岁?再说,老子又没嫌弃你。”韩廷怒了又笑,纠正她的错误。

    金喜白他一眼,都懒得争辩,觉得这人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听见没?我妈可给我作证了,老子没带过别人回家,这下放心了?”韩廷继续在墙上怼着她,下身又开始蹭。

    “你起来,我没有不放心,你少自作多情。”金喜想推开他,被他叉手叉脚围着突围不得。

    “嘴硬。提上裤子就不认人。”韩廷低头抵着她的额头说:“要不脱了裤子再说一遍?”

    金喜要崩溃了,已经做过四次了他还要干嘛?“别闹了,我那里疼。好像破了。说什么也不做了你不是人。”

    韩廷拥着她把她按在床沿上坐好:“其实老公的鸡巴…也破皮了…可是,我还是想操你。金喜,都是你害的,都怪你太骚。”

    金喜抬着脸看着他怒目而视。韩廷咧嘴笑着说:“宝贝儿别生气,今晚不做了,明天再说。”

    “明天也不行,根本就不可能一晚上就好。”金喜暗暗绞紧了大腿肌肉。

    “哪破了?给老公看看,老公给你抹点药。”韩廷搂着她体贴入微地提议,手又要往卫衣里钻。

    “不用!那里能用什么药。”金喜真怀疑韩廷是不是兔子变的,时时都想着要配一下。

    “用!快点好,就能早点儿操,怎么不用?老公必须得检查检查,要不下周你肯定会拿这个当借口。我可太他妈知道你什么心思了,操。”韩廷言出必行地把金喜扑躺下,叁下五除二就把她的裤子扒了下来。

    “金喜,腿张开,老公真不干你了。不信你看看,老公的鸡鸡也破皮了,老公也嫌疼,我就看看,看伤得严不严重,别再把我宝贝儿操坏了。快,听话。”韩廷扒下睡裤,掏出他那根已经有点涨起来了的肉棒,伸到金喜面前,恨不能蹭到她嘴唇上。

    金喜嫌恶地向后躲开他色情的动作,红着脸瞄了一眼。还真是,他那个头上破了一小块皮。让你没轻没重没完没了,活鸡巴该。她在心里骂了到目前为止这辈子最脏的一次话,而且还很贴切。

    “宝贝儿小逼明明水很多,一直没断过,怎么还给老公磨破了呢?是不是不想让老公进去,夹得太狠了?金喜,你太坏了。快给老公看看小坏逼,看你说得是不是实话。要是没破老公忍着疼也得操你。”韩廷用膝盖分开金喜的大腿,按着她强行检查起来。

    韩廷此时也很惊异于自己对说骚话的热爱和精进程度,可他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说出口了。反正对着这个小狐狸,他要么就要在身体上干她,要么就要在语言上干她,要么就身体和语言双管齐下一起干她。总之,总得有一个在路上。否则,他心里简直就过不去。

    ———————————————

    觉得自己真快得抑郁症了。不止这一篇,另外写的一篇言情小说里男一孙策要被刺杀身死(没发在这里),也是我个人很钟爱的一款男主。那个还好,古代背景的,小抑郁。但这个韩廷更严重,这个角色是有明确的面孔和五官的,写这种更加容易抑郁。

    我思路延伸出好几路,结局是喜是悲两套方案都有了。悲的话我自己先哭了好几场了,纯现实意味的。喜的话就有点浪漫主义,可能还带点喜感。我要愿意的话,玄幻元素都能加进来,呵呵。

    接下去的内容真地很好看,看投珠手速了,别枉我抑郁好多场啊,这故事是用命写的喂。

    完┊整┇文┊章:wоо⒙νip﹝wσó⒙νip﹞woo18


如果您喜欢,请把《今夜无人入睡》,方便以后阅读今夜无人入睡腿张开,老公真不干你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今夜无人入睡腿张开,老公真不干你了并对今夜无人入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