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落圈

复古送花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忘了下盐 本章:复古送花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21.1

    最近几年国内的综艺节目百花齐放,不管是原创的还是抄袭的,都让人看不过来。姚遥虽然是偶像组合出身,但最近公司让他往演员方向发展,便让他上一档跟演戏相关的综艺节目。别的同类型节目都以资深演员或者导演为导师团和长驻嘉宾,《Action!》剑走偏锋,邀请编剧作为主要导师,每期会有不同的导演来跟编剧搭档,挑选出演节目的演员在现场舞台演出原创剧本。

    姚遥一早到电视台化妆间等候,椅子坐不住,化好了妆便在叁平米不到的小空间里来回走动。当他看见那道油漆剥落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余有年时,立即一个箭步上前把人搂住。

    “老余,总算等到你了!”

    余有年只觉得眼前一花,退开半步才把来人看清楚,刹时愣住,“怎么你……你也在这节目里?”

    姚遥把人摁到椅子上,招来化妆师给人化妆。“你儿子没告诉你吗?”

    “他知道?”

    “是啊,他老早给我打电话让我带着你闯荡江湖。”

    一旁的化妆师惊讶得顿住手脚,她显然不认识眼前的出演者,嘴巴没憋住把疑问问出口:“你儿子多大啊?说话这么老成?”

    余有年给了姚遥一巴掌,说:“你下次给他化妆就拿针把他的嘴先缝上。”

    姚遥嬉皮笑脸地蹭到余有年身旁,问在化妆的人签了哪家公司,竟然给他安排综艺。余有年说没签。

    “那你自己跑回来的?”

    余有年虽然拍戏时被化过妆,但仍是不习惯那些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在脸上刷来扫去。他朝姚遥翻了翻眼皮才说:“你弟叫我来上的。”

    姚遥怪腔怪调道:“‘叫’?”

    余有年眼皮在上粉,不好大动作,“‘让’我来上的,行了吧?”

    知道了一个小秘密后的姚遥终于安心地在沙发上坐好。电视台里有大大小小的化妆间休息室,大小的分配与艺人的地位相匹配,因此当高骜打开门走进来时,两个在打闹的无名小卒呆立在原地。姚遥先反应过来,哈腰跟高骜打招呼。余有年低眉敛眸跟着做,真应了姚遥那句带着闯荡江湖的话。

    高骜顶着一张说好听点叫“随和”,诚实一点叫“没辨识度”的脸,压了压手掌让两人放松,“我只是来看看一起出演的伙伴有谁,别紧张。”在别人自报家门前他先开了口:“你是姚遥对吧?你是余有年?”

    高骜能点出姚遥的名字不稀奇,姚遥好歹在圈子里呆了叁年,但能说出余有年的名字就让人惊讶不已了。余有年笑笑不说话,只当高骜提前了解过出演人员,他站在一旁观摩姚遥的社交活动。

    高骜一随和,姚遥皮就开始痒,初次见面却话不少:“您不是一直忙着拍戏吗?怎么会有空参加节目?”

    高骜双掌竖起作推拒状,“‘您’字太重了,我们只差一岁,直接叫名字就好。”

    姚遥不笨,立马改口:“‘高老师’!我演戏经验比你浅太多,得让我叫你一声‘老师’。”

    高骜这回不推拒了,反正时下大家都爱互喊“老师”,他便应了下来,然后转过头笑容满溢地问余有年:“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呀?”

    余有年压弯眼角说:“高老师,你随意。”

    “那行,余老师。”

    姚遥跟高骜闲聊工作上的现况,余有年在一旁学着全炁安静地听着。

    虽然高骜长得不突出,但正巧是他的优点,可塑性强,不像一些有明确风格的演员,限制了可发展的戏路。科班出生的高骜一入行就获得大众的肯定,这几年稳扎稳打,总算在被流量颠覆的市场中露出一角没被淹没掉。眼看不出几年就能摘得影帝的殊荣,却突然暂时放下演戏的工作,跑来参加综艺节目。虽说也是演戏,但这当不了影帝啊!

    余有年看着嘴上说自己演戏演得有点累了的高骜,脑海里想像全炁走红毡夺奖杯的样子。那个熠熠生辉的人肯定不会说出“演戏演累了”这种话。余有年见谈话氛围融洽,有他没他分别不大,便掏出手机给全炁回复信息。

    之前听课结束后,全炁问过余有年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余有年不挑,全炁便每周给他介绍一部经典老片。一开始余有年还不明白全炁的用意,等全炁问他几遍看了没,才意识到这是对方在给他布置作业。余有年只得硬着头皮看。谁知道那些老电影不仅不难看,还能看出很多现代影借鉴或致敬的影子。余有年越看越起劲,像是当起了考古学家。

    他刚跟全炁分享完自己看《后窗》(1)时家里的灯泡突然坏掉吓一大跳的经历,高骜转过头看他。

    “这节目应该挺紧张的,每周是不同戏剧种类的题材,编剧得短时间内想好剧本,由导演来排。说是以演员为主的节目,但更多是看编剧的发挥,毕竟每个人擅长的种类不同。”

    余有年最近听全炁讲了点电影历史,以前有过明星买单的时期,现在有看重导演的时期,但好像没有过以编剧为亮点的时期。余有年说:“编剧也挺苦的,让观众重视他们的劳动成果也挺好。”

    高熬笑得温和,不着痕迹地向余有年挪近两分:“确实,我也这么觉得。”

    今天的录影相对简单,基本上就是让没什么名气的演员和一直不为人知的编剧露个脸,大导演和知名演员是来给节目加持用的。其实所有人包括导演和编剧都是参赛者,会根据节目组的要求凑成不同的组合,每隔一段时间出产一个作品,由现场观众评分,但评分只针对演员,没有淘汰赛,最终谁总分最高的就是当季的冠军演员。

    余有年没见过世面,对什么都感到新奇,反倒没那么紧张。高骜从一开始就挨着姚遥和余有年站着或坐着。一些余有年不太清楚的人物上场了,高骜便给他简单介绍,连姚遥也听得全神贯注。每个导演,编剧和演员上台时,大屏幕上都会播放一段他们的作品集视频。余有年目前就只有叁个作品面世,时长不足,有些画面出现叁四回,拼凑起来有点寒酸。

    差不多压轴上场的高骜在被介绍完后,靠到余有年身边说:“你手上还有一个作品快要出来了吧?一定很亮眼。”

    圈子里的信息高度流通,余有年明白,但别人没必要跟自己说好话。他朝高骜抱拳道:“借你吉言。”

    第一天的录影没有比赛,只讲解规则。每次对决前每个人都需要摸球,摸到同颜色的人便是一个小组。这次主题是爱情戏,同一组里导演,编剧,男女演员各一。一周内得产出十分钟剧本外加排戏,一周后舞台上见。节目没有其它杂七杂八的环节,第一天的录影相对简单地就结束了。

    入了行后余有年觉得比较麻烦的是卸妆。他没有随身的造型师团队,工作结束就得自己打理自己。他坐在休息室里胡乱擦着脸,随手接听起全炁打来的电话。

    “今天的录影顺利吗?”全炁那边有点吵杂,有人在讨论拍摄安排。

    余有年把脏了的卸妆棉扔掉,在姚遥关切的眼神中坐到沙发上细声说道:“挺新鲜的。”然后断断续续地给全炁讲今天的见闻。全炁没上过综艺,余有年便有多详细讲多详细。例如舞台很大,到时候剧本上演能有充裕的场地发挥;装饰贴合主题又很新鲜,参演人员出来的通道是一个底片条卷起来的样子;台下有很多台摄像机,捕捉台上的每一幕;参演人员来了哪些,自己第一回合要跟哪个导演和编剧合作。

    忽然电话那头有人大喊:“全炁杀青快乐!”

    余有年顿住话头,问:“你今天杀青?”

    “对。”全炁的声音听起来很累,但情绪比较放松。

    “你今晚呆在片场那边还是回来?”

    “这边。”

    余有年问拍摄地在哪里,全炁报了个几百公里外的城市名字。

    余有年说:“你先休息吧,我也要回家了,下次再说。”

    电话挂断后高骜从门缝里钻出个头来,说:“大伙说今天聚餐,你们一起来?”

    姚遥把注意力从余有年的电话上转移到聚餐,拉起还没下决定的余有年加入大队伍。

    在去聚餐的路上余有年一直低头划手机,姚遥凑过去瞄一眼,看见他在找纯文字符号拼出来的图案。

    “这么复古吗?你要干嘛?”

    余有年头也不抬地说:“送花。”

    找了半天他才找到想要的图案,一堆符号拼出的一束鲜花。他点击复制粘贴然后发送出去。

    姚遥皮不怕烫地说:“你不懂打电话到花店让他们送花啊。”

    余有年放好手机拍了姚遥一巴掌:“收花麻烦,他要休息。”过了两秒才想到:“现在这时间点还哪有花店开着!”

    姚遥又挨了一巴掌。

    饭桌上没一会儿就开始推杯换盏。余有年拿着杯子装模作样,突然口袋里手机一震,收到两条信息,一模一样的一束鲜花下多了些东西。文字图案可能因为太长了被砍成两段信息发送,图案颠来倒去,余有年看了半天才看懂──那束鲜花被插到一个花瓶里去了。

    (1).《Rear  window(后窗)》Alfred  hitchcock


如果您喜欢,请把《鱼落圈》,方便以后阅读鱼落圈复古送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鱼落圈复古送花并对鱼落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