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

第兩百二十八章,艾爾娜的抉擇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胸奴咪咪喵 本章:第兩百二十八章,艾爾娜的抉擇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夫人以前本就是夫君仙去的妻子要让夫君招来作侧室的,一直把这事当成先夫人的遗愿,夫君这木头又是多有勾搭,招蜂引蝶的,却也不把人家的情意当回事,这个芸儿可懂着。也是跟着夫君到京城前,夫人再叁嘱託芸儿,倘若夫君这又是老毛病犯着,万不要让人家姑娘跟夫人一样白走许多冤枉路,芸儿自也是明白夫君这什么性子,夫人待芸儿好,芸儿当然也得遵照夫人的託付。」芸茹轻轻说着,这倒也是让竹芩一惊,原来他夫人还有这般过往,如此思量,倒也是略略有点情有可原。

    「……却也是奇了,向来是夫君要多纳侧室,朕还奇怪着怎么夫人却是反过来呢,所以文郎这个偷心贼,却是无端让夫人给全了是不是?」竹芩寻思着,不免一阵好笑,说来她这个陛下,却也不知道哪根筋岔了,委身下嫁于他,却还想着让他夫人许了。

    不过竹芩本来就是这般人,陛下,也不过是她的一个身分头衔而已。

    「夫君先前可难哄了,岂止是无端让夫人全,倒是芸儿让夫人全了才是。」芸茹格格轻笑,也是满带爱意的瞥了牵着艾尔娜小手,缓步慢走的景文一眼。

    「先前芷儿就是让黛儿哄的,不过却也是难哄得过,后来还是芷儿自己多踩了一脚才跨得过的。芩儿姐姐要是想见识见识夫君多难哄,若不,这艾小姐就让姐姐来哄。」黛仪这也是抱着竹芩的手吃吃笑道。

    「姐姐,是艾尔娜小姐,艾尔娜是名字,姓氏是冯布雷格。」芸茹出声提示道,忽然也是感觉自己臀瓣上让捏了一把。

    「不是喔,」牵着艾尔娜走上来的景文微微一笑,艾尔娜自然是看着他刚刚做了什么好事,小脸带着红晕,芸茹这也是翘脸緋红,小鼓着颊看着他,「布雷格是地名,冯代表是从这个地方来的,正确说起来应该是从布雷格来的艾尔娜才对,艾尔娜应该是没有姓氏的。你们聊什么聊这般起劲,需不需要我从中协助着与艾尔娜说说话?」

    艾尔娜看着他眼前这叁位美娇娘,这也是抿着唇轻轻低下头,竹芩是皇帝,这她还是认得的,这也是恭敬的朝她点点头。

    「没有姓氏呀,那多可怜,文郎,你给她说说,若不,朕赐她一个,你看看她愿意不愿。」竹芩扬起一抹狡獪的笑意,会意过来的黛仪芸茹马上跟着奸笑起来,也就景文一脸呆样。

    「景,文,我很乐意,请帮我谢谢皇帝小姐。」艾尔娜听了,也是受宠若惊,景文这也是就教着她怎么自己跟竹芩道谢。

    「好乖好乖。」竹芩看她艰难却努力的向自己道谢,看似也很是高兴,这就伸长手摸摸她的头,艾尔娜高了她近一个头,这也是微微弯腰,小脸泛红,好像没做什么是却让夸了,稍稍有点害羞,竹芩看了看她,又看看景文,「朕想想啊,若不,便就冠个夫姓,直接姓林好了。」

    「呃,芩儿你怎么知道她夫君姓啥?」景文这也是一脸呆,歪着头看她,好像这还一时之间忘了自己姓啥似的。

    顿时娘子们相视一阵,哄堂大笑,兰熙最夸张,这还差点站不稳,就往韵芷怀里倒,两个人差点没摔着,这还让她们小玉儿姐姐给捞了起来。

    「文郎,你是真不懂还是,朕把她许给你,冠了夫姓不就姓林了,哎你手都给人家牵了,可别不认帐。」竹芩这也是拉着两个妹妹的手,眼带娇媚的笑了笑。

    「这……也不急于一时,珈儿炽公主送她到我身边,她这无依无靠的,我是应该照料她一二没错,可却也不是很必要让她以身相许不是。」景文依然是轻轻拉着艾尔娜的手,好像这也没什么不一般似的。

    这就只是一般般的牵手而已,他耸了耸肩。

    「文郎,朕知道你不喜欢勉强人,那倘若,艾尔娜小姐心仪着你呢?」竹芩嗔怪的看着他,却也还有些气恼,这人还真是,送他侍妾都得哄,都不知道这该要开心还是怎地。

    「这……」景文一个头两个大,身边这娇滴滴的异国美女,光是看着就心情愉快,虽然曾是人妻,却是更显韵味,说不动心,却也是有点违心而论,先前她也说了,她的自由之身需得依赖与自己结合,不过自己就是把她留在身边,却也是一样有效,「我……我便顺其自然吧,反正艾尔娜就是我的人,不用谁来说嘴我都会保护她,就是没有以身相许也是一样,我的庇荫是没有条件的。」

    「夫君大人偏心,为什么玉儿就得以身相许才得你庇荫,先前还让玉儿自己保护自己的?」小玉儿马上从他屁股上踹上一脚,竹芩瞪大眼睛,这小娘子还真踢,可景文却只是笑嘻嘻地把她搂进怀里,小玉儿这也当真没用,这一让搂就娇躯酥软往他怀里一倒,刚才的狠劲直接石沉大海。

    「话也不是这么说,玉儿也是跟着我久了才日久生情的么,保护娘子跟保护身边的人也是意义不同啦。」景文乾笑着抓抓头,怎么马上就说错话被娘子给鑽了空。

    「艾尔娜小姐,你喜欢我的丈夫吗?你会介意他有这么多妻子吗?」小玉儿才不理他,这就绕过他大手,挨在他怀里眨着眼睛看着艾尔娜。

    景文差点翻白眼,也对,小玉儿这阵子都与她腻在一起,德语是越说越流利了,她本来就很有天分,这根本不用透过自己才能交谈。

    艾尔娜摇摇头。

    「我家乡的领主也是好多情妇,可都没有像景,文,一样,每一个女人都好好的照顾到,彼此之间的感情也这么好。不过我只是陪嫁侍妾的身分,不敢勉强先生。」艾尔娜轻轻点头,有点不敢直视竹芩。

    「你不要管什么身分不身分,夫君根本不在乎那个,大家都是姐妹,不信你问陛下。」小玉儿不耐的摆摆手,这就看竹芩,可她说的是德语,竹芩也只是微笑歪着头看回她,根本没听懂半句,小玉儿连忙又是重复说了一遍。

    「身分?这个么,算来她要嫁给景文才能成朕的姐妹,不嫁就是待嫁侍妾,可说到底家里还是文郎说了算,朕毕竟宠他。文郎若不能拿主意便寻夫人,夫人不在才寻朕,不过朕在景文身边只想当他的小娘子,平时管的事也够多了,你们可别寻朕管事,景文喜欢大家平起平坐便平起平坐。」竹芩轻轻掩唇笑了笑,忽然脸色一寒,「不过公主除外。」

    总结了一下,竹芩对身分也是没有计较,她就只计较公主而已。

    此语言罢却也先是景文扶额,你这不前后矛盾么,待小玉儿给艾尔娜翻完了,这又换她扶额。

    她一个陪嫁侍妾得与皇帝平起平坐,可公主却是不行,如此她岂不大过公主了?

    不过竹芩这般重视朱茗,倒也是让景文心头一暖,深情地看着她,送了个飞吻,竹芩才不吃他这套,伸手佯作接着,却是往黛仪脸上一拍。

    「……玉儿,你问她,撇除公主陪嫁侍妾这点,她是否依然想待在文郎身边?说到底么,这木头要的不过就是这般追本溯源的解答吧,如果只是要庇荫,朕给道令牌也就罢了,景文的庇荫与朕的庇荫不也一样?她如果真的倾心文郎,就不是公主侍妾也会委身他的,若是不然,朕也不强求,反正文郎也说了,娘子太多他也照顾不来,偶尔你们也该听听文郎怎么说,别夫人一昧的要给他拉侧室,你们也就跟着勉强文郎。」见艾尔娜愣在当场搅着指尖,竹芩大概也猜到她想到了哪去,这也是指尖往着下巴搔了搔,轻轻一挑眉。

    竹芩这话可是说到了景文心坎呀,情爱本就不该参杂这许多利益交换的,如此将只会让两人的关係变调。

    「喔,好。」小玉儿这就连忙把竹芩的意思说了一次给艾尔娜,艾尔娜听了又是一愣,握紧了紧景文的手。

    她抿着唇,有些纠结的看了看竹芩,又看了看景文,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她毕竟是皇帝,这里她说了算,蒙古公主就是再有能耐,此刻却是鞭长莫及,而景文呢,他的笑容宛此刻却若冬日里的阳光一般和煦,却是不带条件的温暖她的心,艾尔娜知道,不管自己的决定是什么,多半这个人都会照准,他就是这样的人,向来就不以主人自居,也因此他的每次说话都是站在于她对等的立场而论,被公主送来以后,她也没把他当成是主人看待,兴许,打从在武艺展演上见到了他第一眼就未曾这样想过。

    那是朋友吗?

    还是情人?

    她看了看自己紧握着他的手,这又看了看陪同的他的妻子们,屏除还等着答案的陛下竹芩,其他几位都是好像在鼓励她似的看着自己。

    「说出来没关係,我也想知道你不受到其他因素影响的想法。」景文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他等的就只是一个答案,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无关两人的身分地位,无关自己所设想过的那些附加价值。

    「景,文,」艾尔娜低着头,轻轻开口,娇嫩唇瓣上闪耀着穿透林间的日光,带着点点红润的折射,「这就是,我的答案。」

    艾尔娜轻轻甩开他的手,猛然往他身上扑去,巴着他的两颊,对着他的唇瓣狠狠的吻了下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方便以后阅读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第兩百二十八章,艾爾娜的抉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第兩百二十八章,艾爾娜的抉擇并对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