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都市偷香贼】 第249章 第一个实验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now_xefd 本章:【都市偷香贼】 第249章 第一个实验者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s://www.22222xs.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二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作者:snow_xefd

    字数:5170

    2020/05/17

    “Fuck!Fuck!Fuck!Fuck!”

    提蕾娜一声接一声的怒骂,骂一句,手就在墙上狠狠捶一下,情绪在她脑子

    里变成了一口沸腾的锅,冲出一大片灼人的蒸汽。

    韩玉梁坐在旁边的病床上,靠墙跷起腿,看着手表,挑了挑眉。

    许婷快速嚼了嚼,把嘴里的菠萝包咽下去,开启翻译功能,尽量温柔地说:

    “还请节哀。”

    提蕾娜克制了一下濒临崩溃的情绪,没再去捶墙。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被反

    作用力推开,懒得专门为此再把轮椅推近。

    “我不是伤心。从安迪强奸第一个女人开始,我就跟他彻底决裂了。”提蕾

    娜垂下肩膀,丧气地说,“我是觉得难受,计划又要被打乱了,那个混蛋的死,

    把我的位置标出来了。”

    韩玉梁笑道:“不要紧,我们两个不怕有人找来。”

    许婷耸耸肩,摸出怀剑往门口走去,靠住墙,点头说:“有人来也好,省得

    我们费劲找了。”

    提蕾娜楞了一下,跟着小声问:“你们……是几号?”

    苏醒后的自我介绍部分,双方只交换了名字。而她睁开眼人就已经在医院的

    轮椅上坐着,完全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No. 1。”许婷难得能用外语直接回答一次,顺便竖起了一根指头免得

    发音不准。

    提蕾娜抬起手腕,迅速翻了一下排行榜,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男92分,女206分,男的名列前茅,女的是当前冠军。

    这么一对儿获胜希望极大的情侣,有什么必要冒险挖自己胳膊上的肉?

    对这种表情非常直率的人,许婷一眼就能看出大概的想法,听了听门外走廊

    没有动静,就过去到她身边说:“你放心,我们不是开玩笑,不是耍你。我相信

    你费这么大的力气找出的办法有一定的可行性。当然……我们两个的确不打算用,

    这个岛上目前大多数幸存者应该也没兴趣用,但是,还有需要这个办法的人。”

    提蕾娜也一早就注意到了分数极其反常的唯一一对,小声说:“比如168

    号,对吗?”

    “不全对。”许婷笑了笑,“还有你啊,坚持底线的女警小姐。现在,抓紧

    时间,跟我们说清楚你的想法吧。”

    韩玉梁眯起眼睛,一副准备把这个全交给许婷的样子,“我时间剩得不多了,

    最好长话短说。”

    唯恐自己时间不够讲不清楚,提蕾娜脱口而出:“不要紧,我可以给你分,

    嘴巴的4分如果不够,再拿3分也可以。这就有一个小时了吧?”

    许婷皱起眉,半开玩笑地说:“行了,你不用担心他。他走了我也保护得住

    你。你那点分的时间,都不够他……办事用的。”

    哈啊?口交四十分钟都不射吗?

    提蕾娜不自觉往韩玉梁的下体看了一眼,心想,难怪这男人能有个这么漂亮

    还能打的小女友。

    她晃晃脑袋,赶紧把有点脱缰的心思拉回远处,开始了陈述。

    许婷的理解能力很强,说到一半,就已经猜出了答案。

    等跟韩玉梁沟通完毕后,她抱着手肘,小声说:“我觉得有实验一下的价值。”

    对许婷的心思已经非常了解,他柔声道:“你想救168号那对儿小情侣?”

    她点点头,神情凝重到近乎肃穆,“这也是救我自己。有些事情……心安理

    得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我不想回去后整夜做噩梦。”

    “我可以守着你,帮你激发内力,镇定心脉。”

    “你守着我……只会想办法让我做春梦吧。”许婷笑着拍了他腰一下,“我

    才不要。”

    “救了他们,会让你少做些噩梦么?”

    “也许会吧。谁知道呢。”许婷搭住他的肩,把脸埋在他的腋下,夹在宽阔

    的胸膛和结实的手臂之间,“说不定我就是想找个借口试试看,我能不能不按这

    个主办者的规则来行动。对这个游戏……我其实一直都挺不甘心的。”

    韩玉梁轻柔拥抱住她,“好,那咱们就试试。”

    “可我也担心,咱们这么做,坏了规矩,最后……会影响大局。”

    “那就去他娘的大局。”韩玉梁笑道。

    许婷抿唇一笑,抬起了头,“好,那就去他娘的大局。”

    医院虽然早已废弃,但各处分布的物资基本都在八成新以上。虽说这边有可

    能还藏匿着其他人,但韩玉梁这种女人偷起来都得心应手的专家,弄些指定的消

    毒止血道具还不是手到擒来。

    搜集东西的这段时间,许婷谨慎地帮提蕾娜的计划填补上了一个漏洞——那

    就是执行的地点。

    按照游戏的说法,岛上到处都分布着监视器,不一定都全天启用着,但一定

    能把这边的动态传出去不少。

    那么如果打算装死来躲避,至少在执行步骤要选择一个肯定没有监视器的地

    方,并在之后隐藏手臂上的伤口和面孔,来保证不被可能看到他们的人发现。

    提蕾娜很慎重地把这一条写到记事本上,然后,担心地说:“那种地方能找

    到吗?”

    “能。”许婷把地图投射到墙上,“这游戏特依靠规则来把侵犯行为鼓励在

    女区完成,说明女区覆盖过的地方,应该都有监视器。我一直留心做着标记,从

    没被女区覆盖过的地方,其实还有很多,大部分都是阴暗的城市死角,和周边森

    林中的零星碎块。”

    “都太远了吧……”提蕾娜看向自己被包扎过的脚踝,颓丧地说,“而且我

    已经没有多少男区逗留时间了。”

    “那就明天。”许婷淡定地说,“我守着你,咱们等到凌晨换日。”

    “可这都还不到下午……我要被广播好几次位置。”

    许婷从进门的韩玉梁手中接过那一大堆东西,放在病床上筛选,微笑着说:

    “不要紧,这是手术室,只有一个入口,如果这样我都守不住,咱们就一起上飞

    机好了。”

    韩玉梁皱眉道:“你们在聊什么?”

    听完之后,他略一思忖,道:“要不我去赚点时间,帮着守过去?”

    几十分的女人现在已经有不少,拿到几百分钟的话,韩玉梁在这边帮忙,自

    然就安全了许多。

    但许婷拍了拍他大腿上的枪眼,看着他嘶嘶抽气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外头消停好一阵子了,大家都在苟。我估计,剩下的女人八成都有枪,你可别

    多带几个枪子回来。”

    “婷婷,你就这么不乐意我去拿分啊?”他似笑非笑瞥着她,“来时候不是

    说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许婷挑了挑眉,“我这是怕你暴露我的位置。我在这儿钓鱼,兴许还能偷个

    人头呢。你想赚分,先等我钓着再说。到这时候还冲着提蕾娜这样没什么分数的

    女人来的,心理准没什么底气,你先让我把分赚了。”

    “不是吃醋。”

    “不全是。”她狡黠地加了个字,意思是本姑娘大局为重,吃醋也不会影响

    干活儿。

    “哦……”韩玉梁拖了个长音,隔着她指了指提蕾娜的方向,“那等你钓完

    鱼,拿了人头,我可以收下她那儿的七十分钟么?”

    许婷没好气地说:“那你跟她商量去!”

    他顺了顺她的毛,笑道:“那我就先走了,我顺便把医院里头转一转,万一

    要是有大鱼,我就打晕了给你带来。”

    “行啊,反正这地方电鱼炸鱼都不犯法,还省我的事儿了呢。”

    韩玉梁开门出去,跟着又探头回来,柔声问道:“婷婷,后天就是你生日了

    吧?”

    “对啊,我情人节出生的,活该给人当情人。”许婷自嘲了一句,躺在推进

    来的病床上,准备休息。

    “到时候庆祝一下?”

    “我有那心情吗?”她笑着做了个拍他的手势,“赶紧走你的吧,等零点了

    记得带饭过来,这里头我可没地方找吃的去。”

    没有鱼儿上钩,韩玉梁就没办法出手捕猎。所以一离开藏身的那间手术室,

    他就展开轻功飞快把上一层同一层下一层三层每一间屋子都细细搜查了一遍。

    没有男人来袭。

    看来之前3号那个臭娘们在附近放枪干掉一个给大家造成了心理阴影,而且

    昨晚的商超枪战,也让大部分女人躲去了二环的另一边。

    他只好悻悻离开,等着1号拿人头的好消息广播出来。

    之后的大半天,游戏并未完全陷入静默。

    125号那对儿像是养精蓄锐完毕了,继续保持着收割的效率。

    不过他们两个明显也谨慎了许多,不仅行动的间隔拉长,转移的距离变远,

    目标也不再是高分女性,而是打扫战场垃圾一样将落单的弱者清理了三个。

    另外还有男人出手,等到傍晚来临,女人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21,低分的

    只剩下了三人。

    很巧,三个还都和1号情侣有直接关系。

    许婷见过的168号李小艾,正保护着的27号提蕾娜,是两个没变动过的

    低分。

    剩下那个,则是被韩玉梁得手过一次的26号刘莉莉。

    本来被强夺了嘴里分数的11号女也有落进队尾的风险,但她把枪找了回来,

    崩掉30号男,豪取36分,又排去了前面。

    看着倒数第一的名次,刘莉莉压力很大,甚至可以说,已经游走在崩溃边缘。

    没有男伴的女性生存空间越来越少,三小时一次的报点简直是把定期砸下的

    锤子,让她头昏脑涨,休息都闭不上眼。

    明智地选择脱离不靠谱的联盟后,她躲过了那场交火,但代价,就是疲于奔

    命,得不到休息的空闲。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她目睹了三个女性参与者,从分数皆在变成直升机

    运走的裸体的过程。

    那让她头皮发麻,后背发凉,一阵阵恶心。

    这个时期的男人们,已经放弃了享受性的愉悦,阴茎彻底被当作得分的工具

    使用,而在不限制四肢活动能力的情况下最有效的强暴方法,就是殴打。

    她看到的每一个女人被制服的过程都相差无几,拳头、耳光、飞踢,为了不

    让目标晕过去浪费时间,他们还专门避开了要害。

    连衣服都顾不上好好脱掉,把年轻漂亮的女孩痛打到瘫软在地,他们就掏出

    肉棒,飞快弄硬到极限,用最方便的姿势插入——如果是屁眼,会加上润滑,如

    果是嘴巴,会套上口枷。

    强暴中的男人紧张得犹如草原上站岗的獴,一边捂着嘴啪啪猛干,一边伸长

    脖子左顾右盼。

    活塞运动,得分,走人。

    不需要多久,下一个男人就会赶来,对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孩重复一遍上

    一个男人做过的事,只不过会添加一个步骤,解锁手表看一下分数剩余的部位。

    等屁眼、嘴角和膣口都流出粘稠的精液,直升机的声音从天空传来时,到在

    地上的女人,往往都已不成人形。

    刘莉莉害怕得不行,她甚至开始后悔,自己还不如那会儿不求饶,被1号男

    强暴后就成为失败者,起码,身上不会全是伤,感觉……还挺舒服的。

    也不知道是带着怎么一种心情,她茫然地想,不如,去找1号吧。求他温柔

    点,让自己在高潮后的余韵中离开。

    可之前定位了一次的1号女,似乎进入了医院。刘莉莉剩余的男区时间不多,

    没办法绕路躲开危险的大街正门。

    她只好等待零点的到来,在那之前,继续奔逃。

    入夜后不久,1号女的位置大体上算是确认了。

    刘莉莉一直关注着地图,之前27号被广播了好几次,都没有变动过的那个

    位置附近,随着1号女击杀15号男的消息,标记出了15号女。

    很显然,那对儿情侣看上了27号的10分,然后,被1号女伏击了。

    难道那女人的战术就是弄一个广播位置的鱼饵在手里,等着猎物上门吗?

    那么,找到她,会不会就能找到1号男?

    刘莉莉衡量再三,咬了咬牙,决定从医院旁边的街道冲一次。

    她不信3号还在,就算在,她也希望自己能幸运一些,让对方看在一起吃住

    过一段时间的情分上,别对她开枪。

    贴着墙缩着身子爬到临街的地方,刘莉莉探头左右观察了一会儿,深吸口气,

    撒腿冲刺。

    她身体素质算是相当不错的,百米跑和很多柔弱女同学五十米的时间差不多。

    她觉得,这么短的距离应该不会出问题。

    结果,她才一个纵身翻过早坏掉的电动栅栏,跑进医院大门,就觉得后脖子

    忽然一紧,被一个男人直接从地上拎了起来。

    刘莉莉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就摸出兜里的刀,拧腰刺过去。

    没想到,一只铁钳一样的手将她的小臂紧紧捏住。

    更没想到的是,她紧接着就听到了一个不太陌生的声音,“哟,怎么又是你,

    咱们还挺有缘啊……”

    刘莉莉毫不犹豫松开手,让刀掉在地上,浑身都因为奇怪的安全感而放松下

    来,软绵绵地说:“我投降,请不要……打我……”

    “我并不喜欢打女人。”韩玉梁拎着她飞快搜了一下身,把剩余的武器都翻

    出来丢掉,拎着她往电梯走去,笑道,“不过你也投降得太快了点。这次还是打

    算靠求饶么?”

    刘莉莉吸吸鼻子,摇了摇头,“不求饶了,我……我求你别的行吗?”

    “别的还有什么好求?”韩玉梁摁下楼层按钮,调笑道,“如果是想被日的

    时候泄几次,那不必求,你这么乖乖送上门的,我很乐意让你爽着走。”

    刘莉莉哦了一声,低下头,不说话了。

    “呃……你真打算求这个?”韩玉梁反而有些意外,这人还真豁达嘿。

    “嗯,我真打算求这个。这游戏剩下的人都太可怕了,我赢不了的。外面那

    些男人粗暴得跟野兽一样,要是被他们找到……我估计被强奸完都不成人样了。”

    刘莉莉抹了抹眼泪,“横竖都是输,我为什么不舒舒服服地走啊。”

    “我真该拿个高音喇叭,让你帮我宣传一下。”韩玉梁心情大好,将她放下,

    道,“行,你有这份心,我来者不拒。这边有灌肠的东西,这回就不用我给你洗

    了吧?”

    “嗯,我自己洗。”刘莉莉真挺能豁出去的,红了红脸,就说,“这次不用

    弄晕我了,我还挺好奇……后面那么小的洞,怎么装下……那么大的你。”

    “那你一会儿好好看看。”韩玉梁顺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出门道,

    “你可以先休息一会儿,做做心理准备。这边还抓了个15号,我先拿了她的分,

    不然我不够坚持到零点了。”

    知道自己分低,理应往后排,刘莉莉点点头,没吭声,跟着他走向那个手术

    室。

    开门进去,里头有三个女的。坐轮椅小睡了片刻的提蕾娜,拿着缴获的新枪

    瞄着门口的许婷,和绷带绑了手脚扔在病床下面蜷成一团的15号孙敏泫。

    许婷看清是韩玉梁,把枪缓缓放下,蹙眉说:“我就知道这事儿你跑得准贼

    快,呐,这女的16分,刚好不够你跨夜的,要不你……诶?”

    她愣了一下,看向跟进来的刘莉莉,口气顿时复杂了几分,“老韩,我让你

    带吃的……你是怎么理解的啊?”

    韩玉梁摸出怀里揣着的袋子,丢过去,笑道:“这是我路上捡的,被吓着了,

    不想玩了,上次被我拿分放了一马,觉得经我手走人比被其他男人强奸好,就奔

    着咱俩来了。通讯器里还跟你求过情的那个。”

    刘莉莉点点头,小声说:“灌肠的东西在哪儿啊?我正好想解个手,就去卫

    生间处理好吧。”

    “还有这么自觉的啊?”许婷跳下坐的手术台,一脸不可思议。

    但刘莉莉确实没拿武器,一副很乖顺等着被上的小媳妇模样。

    许婷皱眉思考了一会儿,用手背拍了一下韩玉梁的胸,说:“老韩,这位大

    姐这么配合,不如你别把分拿完,够你跨夜的就得了。”

    “然后呢?”

    “让她也用提蕾娜的法子保命呗。”她理所当然地说,“多救一个又不是坏

    事。”

    刘莉莉一脸疑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韩玉梁轻声道:“她可杀过人,你确定要让她也这样?”

    “她肯定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还垫底对不对?”许婷很

    熟练地拿起刘莉莉的手,解锁表盘看了一眼,“322,你之前给她留了一分…

    …那就是之后杀过两个。对吧?”

    刘莉莉点点头,跟着赶忙说:“我一共就杀了三个男人,都是来袭击我的…

    …我是……我是正当防卫。”

    旁边那个15号女扭了起来,堵着的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大概是想说,

    她才655,也就杀了俩,比刘莉莉还少呢。

    “残樱岛上杀人……不能算是重罪吧。”许婷笑了笑,“这屋里……我可是

    杀得最多的诶。我都数不清几个了。”

    她扭过头,收起笑容,说:“提蕾娜,用表翻译,跟她们说说你的计划吧。

    要是她们俩愿意,可以替你来做第一个实验者。”

    提蕾娜一愣,“为什么?不是应该我来更合适吗?这毕竟是我的主意。”

    “你双脚受伤那么重,身体又挺虚弱的,我怕你顶不住。这俩身体都不错,

    要是她们愿意,比你更好。真能成功的话,你就等到养伤完再进行吧。”

    提蕾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再次说起了自己的计划和猜测。

    15号女不能表态,只能咬着嘴里被绷带绑住的纱布团呜呜乱哼。

    刘莉莉苦着脸抬起左臂,小声问:“那到底要割掉多少肉啊?”

    提蕾娜看向许婷,接过她递来的手术刀,在手表两侧比划了一下,很严肃地

    说:“为了保险,最好比弹出的毒针深一些,但就算见了骨头,也比整只左手都

    被切掉要好得多吧。”

    许婷看了一眼时间,说:“赶紧决定吧,咱们这儿没个学医的,包扎止血都

    要靠我这个二把刀,可得给我留出手忙脚乱的富裕。怎么样,刘大姐,你要做第

    一个实验者吗?”

    韩玉梁听着她不肯改口的大姐称呼,对她记性很好的小心眼感到一阵有趣。

    刘莉莉抚摸着自己的左臂,倒是很快就下了决定。

    “算了,我还是让你男朋友送我上飞机吧。那么大一块肉……我怕疼。”


如果您喜欢,请把《都市偷香贼》,方便以后阅读都市偷香贼【都市偷香贼】 第249章 第一个实验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都市偷香贼【都市偷香贼】 第249章 第一个实验者并对都市偷香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